当前所在简体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研讨会

参会感言

网站首页 > 研讨会 > 第六届研讨会
我的时代鼓点
来源:圆秀 日期:2019-03-19 浏览量:276


随着第六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圆满落下帷幕,我为期八天的义工服务也接近尾声。在会前和会中,我和所有的义工一样,为会议快乐而幸福的忙碌着,沉浸在无私和利他的欢乐祥和的氛围里,心也在慢慢融化,一次次被义工们的辛勤付出感动、被嘉宾的真知灼见感动、被学员们的虚心受教、踊跃参与感动。一个认可的眼神,一个恭敬的合十,足以让心田荡漾出爱和包容的片片涟漪,一圈荡着一圈,然后连成一片,似乎透过小小的我便能够把爱和包容的力量传递到世界甚至是宇宙的每一个角落。会后,时间无情地把我们的心神从无私的爱和甜美中甩开,从红尘中来必然踏着红尘离去,多么忧伤和残酷的现实。尽管短短时间的相处,在互道珍重和祝福的离别中写满了伤感与不舍,回到现实生活中,微信群里弥漫着思念的忧伤,“想大家了,梦里数次回到世青会”。也许裹挟在滚滚红尘情境中,也许时间这把无情的刻刀只在记忆的脑回体中,为所有的这些留下那么些许淡淡的痕迹,把这八天来经历的所有情感——快乐、感动、别离的痛苦,更多的定格的某个角落沉淀成为美好的回忆。

 作为参会义工,我深深地体会到与其说是志愿者服务于世青会,不如说是世青会成全了每个小小的我们。是世青会的平台让我学会了各位大德、学者和学员们的谦逊与平和;是世青会的平台让我懂得加倍珍惜和感恩可以修持正法的机缘;是世青会的平台让我刻骨铭心的体会到“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的无常之理;是世青会的平台让我能够清晰的明白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观心无常,什么是自己今后坚持走的道路。生活在世俗中,我也密切观察着自己生活的这个时代。 这是一个坏的时代吗?从南京的彭宇、佛山小悦悦、西安药家鑫到复旦的林森浩,一次次质问冷漠的人心和沦丧的道德;从孙志刚事件到魏则西之死,严酷考验着用年轻鲜活的生命换取制度变迁,哪怕是一点点局部推动的艰难现实;从三聚氰胺奶粉、假疫苗,强拆到叙利亚的战火、比利时的暴恐、土耳其的政变等等,在这个时代的上空弥漫的不仅仅是高熵值的PM2.5,还有人心的焦虑、恐惧和无奈。这是一个好的时代吗?吃饱穿暖好像不值一提,可这是祖辈几代人梦寐以求的幸福;享受着当下的和平,根本无法理解战争铁蹄下那些水深火热中的苦难,拥有衣食和生命的保障,我没有资格说这是一个不够好的时代。毋庸置疑,这是一个坏的时代,也是一个好的时代。

 我是这个时代的一份子,不早不晚就在此刻,就在我们的这个时代,我可以见证,这个时代的好和这个时代的坏,尤其是看到它的坏时,不禁悲愤、落泪却倍加感恩、珍惜它所呈现的好。随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每个时代的人踩在巨人的肩膀上,追着流年的步伐和足迹,一点一滴的塑造着所在时代的好与坏。也许你不知道,在人类历史的星空下有那么一群人熠熠生辉,用他们的理想和智慧指引时代。就像苹果广告 《不同凡响》中所展现的具有时代变革的世纪人物们—— 科学家爱因斯坦、音乐家鲍勃·迪伦、民权领袖马丁· 路德金、圣雄甘地、第一次飞跃大西洋的女飞行员......他们勇于创新、他们敢于开拓、他们执着于自己的梦想,他们敢于打破时代的成见,他们的思想就是所处时代的鼓点,是他们引领时代的节奏,他们是时代的最强音。

 在世青会的舞台上,我同样可以找到我们这个时代的主动脉:第一届世青会汇聚来自海内外的师生,在海拔4000米之上的雪域高原---喇荣五明佛学院,通过人是否有前后世,禅修,佛教与科学,关爱生命和环境,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主题讨论,扬起了智慧之帆,合着时代的步伐开启探索智慧和真理的航程,给所有参会者鼓舞和启迪;紧着着第二、第三、第四届世青会在中国香港的香港教育学院召开,分别围绕佛教,可持续发展,社会责任的总论题进行讨论,每场分论题紧扣着时代的热点问题,从不同的角度来探寻时代的鼓点和脉搏,使得学员们特别是年轻的学员们深深受益,这是难得的精神盛宴;第五届、第六届继续弘扬世靑会“开放、包容、求真、利他”的精神,在泰北佛国清迈举行,时代之声在这里继续响起,对“终极关怀、和平之路”的时代话题进行了跨国际、跨宗教的对话和讨论。分别来自20多个国家900多人得到真理的香花雨露的滋润。我很有幸能够和世靑会这个舞台结缘,从第四届开始作为微演说的参会嘉宾参与其中,到成为第五、第六届的参会志愿者,对我来讲世青会是我的时代鼓点,我的心被它撩拨,被它召唤。这是一个充满魅力的时代舞台,我会在它的带领下,合着它的节奏继续的追求智慧和真理。最后,我想引用梭罗在《瓦尔登湖》中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人和他的同伴不合拍,那也许是因为他听到的是生命的另一种鼓点。就让他和着他所听到的节拍走吧,不论那种乐声是何种节奏,多么遥远。”("If a man does not keep pace with his companions, perhaps it is because he hears a different drummer. Let him step to the music which he hears, however measured or far away."

 

上一篇:满载而归 已是最后篇
Copyright © 2013-2015 www.wybuddhi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微博   国际佛学网   智悲德育网   香港教育学院
索达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达吉堪布腾讯微博   索达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转载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请邮件到wybuddhist@163.com告知,我们立即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