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简体中文版       繁體中文版      English   

世间觉

佛法与成功

网站首页 > 世间觉 > 佛法与成功
在摩天大楼里,捧着灵修书籍
来源:《八万四千问》 日期:2024-01-13 浏览量:186
今天中国的城市里,Prada专卖店好像比书店更多;

但同时,我却在机场和火车站的畅销书柜台上,

看到关于精神和灵修的、特别是佛教类的书籍。

有的年轻人卖肾去换iPhone,

同时,

也有很多年轻聪明的大学毕业生能够瞬间抛弃世俗荣耀去追寻心灵真理



在我少年时,中国的现象非常神秘莫测,我从大人们那里听到各式各样的事。一方面,中国是个让人生畏的国度;但同时中国也是一个佛国,拥有一些最为重要的佛教圣地,一些伟大的帝王曾是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佛法护持者。我也是听着文殊师利菩萨在五台山化现的传奇故事长大的。
多年以后,我有几次机会访问了中国。尽管时间流逝,有关中国的悖论和矛盾给我带来的困惑却从未停止。一方面,据我有限的观察,今天中国的城市里,Prada专卖店好像比书店更多;但同时,我却在机场和火车站的畅销书柜台上看到关于精神和灵修的、特别是佛教类的书籍,这使我觉得不可思议。在这个国家,有的年轻人卖肾去换iPhone;同时,在这个国家,也有很多年轻聪明的大学毕业生能够瞬间抛弃世俗荣耀去追寻心灵真理。
对我而言,这恰好证实了佛陀说过的话——无论我们人类发明了多少办法来让事物变得更简单易行、功能强大、可测度、可称量,因无法让一切尽在掌握而带来的愤怒也永远不会消失。事实上,我们在物质上越富有,我们的不安全感和不确定性就越强烈而明显。
然而,和很多国家不同,中国有着追求更高真理的传统和习惯。中国孕育了一些世上最伟大、最有智慧的人,如老子和庄子。我毫不怀疑,即便在这个物质主义的时代,在霓虹灯、摩天大楼、咖啡馆和百货商场之间,那些不安于眼前情景并想要超越这一切的中国人,会寻找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
一如往昔,我感觉佛教将会在中国人的心灵中扮演重要角色——无论是在理智层面、在迷信层面,还是在真实觉悟的层面。我自己就是一名佛教徒,最近去西安法门寺朝拜佛指舍利的时候,我深受鼓舞,倍感欣慰。在那里,人们对佛指舍利无微不至的照料与无以复加的恭敬,即使在佛陀的故乡菩提伽耶也是看不到的。
所以我感觉佛教会在中国驻留,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为什么不呢?如果我们所拥有的全都可量、可数、可见,那生命就没有什么意义可言了。能够拯救人类的是我们对其背后的秘密——最有力量却不可测度的心灵奥秘——的关心与好奇。而在中国道家和佛教的传承里,探索这种奥秘的传统可谓源远流长。
当我和中国朋友们吃饭或喝咖啡时,他们无论老少,都并不仅仅把我当成可以预测彩票中奖号码或香港赛马赢家的算命先生,而是以其想要探究奥秘、了解未知事物的愿望,引燃了很多场对话的火花。
如今这个年代,当我们啜饮咖啡、茶或者法国白兰地时,我们极少讨论诗歌、书籍和哲学,无论是古代的还是当代的。如果我们讨论这些,咖啡和法国白兰地将会变得很有格调。伦理道德家可能会认为,喝着白兰地或者吸着雪茄烟讨论佛法是不合适的。但考虑到物质主义的力量是如此强大,我们的时间又是如此短暂,一个精神主义者可能会认为,即便我们只是在咖啡桌边零星而随意地聊上几句佛法,也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Question  &  Answer


Q:
为什么我在这里?我是怎么成为现在的我的?为什么我对某些人和事物有强烈的好恶,面对其他的人和事物却漠不关心?为什么我是中国人而不是阿拉伯人,为什么我选择出生在北京而不是摩洛哥?为什么我甚至有“心”?总之,佛教怎么解释,为什么事物是现在这个样子?

A:
佛教认为,我们以这样的形态存在,事物以这样的形式呈现,是因为数以亿计的因和缘,每个因缘又有其自己数以亿计的因和缘。所以即便我们诞生在同样的家庭和环境中,也会有数以亿计不同的因和缘,使得一些人害怕蜘蛛,可把龙虾腿塞进嘴里时却没有任何不安;使得一些人看到鲜血就眩晕,却把生鱼片视为无上美味。
但是有一个因我必须单独强调,那就是我们的心识。这是最大的一个因。如果没有心识,就不会有生命,也就无法体验其他因带来的负担与快乐。

Q:
用物质主义的方式来探索因缘会误导我们吗?

A:
绝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是一点儿都不相信因缘,而是只相信自己能够明显感知的物质的因缘。
所以他们相信,如果有很多钱,或者有个好丈夫,或者晋升为高官,你就会幸福。但事实并不总是这样。很多有钱人没有时间欣赏金盏花美丽的黄颜色;一个好丈夫可能有勃起障碍;一个有权有势的高官可能有具“壁橱里的骷髅”(a skeleton in his closet,英文俚语,意为不可告人的秘密),日后将会回来缠扰他。
所以,他们必须认识到,物质主义的游戏永远无法真正地根除不安全感。这可能有点难以理解,因为不知为何我们有种盲目的概念——有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表面上看,这或许暂时看上去是真的,但是如果你太过屈从于物质的诱惑,意味着你的信心是建立在不确定的、随时可能变化的事物之上。
我的一个学生曾就读于一所高雅的英国学校。她很漂亮,很多男孩儿喜欢她,努力想引起她的注意。一次她来看我,有位家境富裕的仁波切的儿子彻头彻尾地爱上了她。他开着华丽而俗气的车,舞动着路易威登的包,把劳力士表换成了百达翡丽,非常努力地通过这些来向她献殷勤。但是这些恰恰和她喜欢的相反,因而让她畏缩不前。她宁愿和会读莎士比亚的书、会听瓦格纳的歌剧,并且能够讨论生活中错综复杂的事情的人约会。这清晰地表明,如果你变得太物质主义,你就总会有种自卑感。
我去过中国几次,对中国的文化、传统、哲学、医学和武术满怀敬畏,它们是如此壮丽深邃、包罗万象,而且超越时间、令人陶醉。同时我也禁不住想,只要现代中国人仍然把自己的优越感建立在过去的成就之上,就表明事实上他们可能有严重的自卑感。毕竟,中国人穿的牛仔裤、嚼的口香糖、吃的三明治,以及现在听的摇滚乐和流行歌曲,没有哪一样是源自中国的。
同样,闪亮的购物中心及那里出售的商品甚至模特儿都是西方风格的,仿佛是说中国的男孩和女孩没有好到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来为服装做模特儿。事实上,我看到中国的男孩女孩尽最大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西方的男孩女孩,甚至到了节食和做整形手术的程度。这种模仿大概很难使未来的中国人发展出真正的自信。
这么说不一定对,但我认为没有任何一个中国流行歌手在中国之外有真正的影响力。我的意思是,你从不会听到哪首中国流行歌曲在纽约被广泛传唱。反之,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穿牛仔裤、吃肯德基,都在努力拷贝美国的物质主义。我敢肯定不少中国人甚至很欣赏Lady Gaga。让人难过的是,似乎没有太多的人对那些真正可以代表美国的品质感兴趣,比如创造力、创新性、民主和开放。
只要中国人不能把穿长衫这样的想法卖给西方人,而是自己几乎都穿着牛仔裤,中国就输了这场游戏,并将总是购买其他人创造出来的产品。或许崇尚物质主义的人现在并不在意,但是将来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会受到冲击。所以,用这种狭隘的物质主义方式来看待因缘不仅是肤浅和错误的,而且会带来相当的痛苦,以及一种令自我贬损的自卑感与匮乏感。

Q:
仁波切,虽然佛教正在中国兴盛发展,但我们好像已经丢失了自己的社会价值体系。事实上,现在中国内地最为严重的社会问题,可能就是没有任何真正的精神道路或信仰体系。

A:
事实上,如果中国人能够用心地保持文化传统的话,中国,和其他很多国家不同,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她有着真正良好的价值基础。我过去对儒家思想持有少许谨慎态度,但现在我认为,儒家思想可以是很好的。
例如,我认为在台湾看到的热忱、人道、善良和责任心应该归功于儒家。当你来到西雅图这样的美国城市,不到ー小时就会听到追捕罪犯的警笛声,而在台湾不太会听到警笛,只有垃圾回收车的悦耳音乐。犯罪率这么低一定和儒家有关,当然也和佛教有关。
所以中国人应该珍视儒家的价值,但佛教和道家的智慧也不应被拋弃或遗忘。或许政府、知识分子、政治家、商业首脑以及为人父母者有时仍会利用儒学来满足自己的某种需要,但看上去他们确实把道家和佛教遗忘了。
现在,有很多的传言和证据表明中国人正在变得非常物质主义;但与此同时,也有很多动人的故事和事件发生,有的人以惊人的方式帮助他人,尤其是发生地震或洪水等灾难吋。
这表明中国社会有一种始终存在的人性,我们需要更多地去培植它,例如把这些内容放在学校教材里。在中国,有人买下整个小镇,然后把它变成文化遗产保护区,这表明他们看到了某些比一味堆砌金钱更有价值的东西。同样,我也听说还有不少人去终南山或其他山里隐居。可能现在你很难相信,但在未来二百年里,将会是这些人把中国独特的品质与价值继续保持下去。
我并不反对戴劳力士表,或购买昂贵的鞋子和皮包。我只是说,中国人也应该播下并培养精神价值的种子。因为如果精神价值缺失,他们就会成为能够用金钱买到的、肤浅而廉价的人,然后在不知不觉中发展出ー个腐败而低劣的社会。
精神种子可以通过很多小事来芫成播种,从品鉴中国茶的香味,到复兴古老的隐士文化,等等。

Q:
最近有西方研究者预言,三十年之内,中国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基督教社会。仁波切对此有何看法?

A:
作为佛教徒,我深信因果。当因缘聚合,結果就会发生。所以如果某些因与缘在中国聚合,这个预言很可能成为现实。毕竟,阿富汗、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这些伊斯兰教主导的国家曾经都是佛教国家,而现在那里却找不到佛教的痕迹。
与此同时,谁会想到像佛教这样ー个有两千五百年之久历史、看似古老的亚洲宗教会在欧洲和美国兴盛呢,但事情就是这样。事实上,佛教在知识分子与思想者当中更加流行,这些人不单有信心,而且很喜欢思辨。
对我来讲,这非常鼓舞人心,因为佛教没有強迫人们成为佛教徒的传统。事实上,佛教徒从未以宗教的名义或者为了把别人转变成佛教徒而发动战争。佛教也未用赠送毯子或者建立医院的方式来引诱或者贿赂其追随者。确实,佛教贫穷得甚至负担不起这些。
所以目前西方知识分子和热爱思辨的人们大量飯依佛教的现象是值得佛教引以为豪的,因为这意味着思想者和受过教育的人们决意寻找正确的、真理的道路。如果基督教或者其他宗教在中国兴盛是因为中国人用思辨和理智选择了自己生命的答案,那么这真的很棒,并且值得称道。
但我发现自己认识的中国人都很有个性,而且很实际,因此我个人认为,相比之下,他们会和提倡“你是自己的主人”的佛陀教法更加亲近。

Q:
为什么您认为中国对佛教很重要?当代中国在寻找很多社会问题的解決之道时,应该如何从佛教中受益,对此您有何建议?

A:
我说得不一定对,但是我认为不仅是现在,即使是在历史上,中国也可能是唯一或者说是少数几个佛教进入到草根阶层的国家之一。在这少数几个国家中,中国是在社会层面接纳佛教的最大国家。即使在佛教诞生的国家——印度,佛教也从未真正进入到草根阶层。
同样,传统上中国是佛教最慷慨、最有力量的护持者,或许甚至超过戒日王、阿育王和迦腻色迦王加在一起。这是ー个值得思考和研究的题目。
当然,有些地方声称自己是佛教国家,比如緬甸、不丹和斯里兰卡,但佛教的规模却很小。当我谈到佛教融入到社会的支柱和基因里,融入到草根阶层的DNA里,我的意思是,中国甚至在文革最高潮的时候,最为反对宗教的人也会喝ー种叫做“铁观音”的茶。而在印度,我从未见过哪道菜品或茶品以菩萨的名字来命名。
或许这看起来没那么重要,但是这些事总是可以引发ー个问题。有一天人们会问:“谁是观音?”伴随着这个简单问题背后的哲理,你会发现自己正处于观音菩萨大慈大悲的世界里。
中国有些新现象,我认为真的很好。过去的中国佛教徒可能更加重视虔诚心,但现在的中国人更具批判精神。然而即便带着所有这些批判性的思考,中国人对佛教还是感觉很熟悉、很亲近。佛教正在中国盛行。
中国能够从佛教智慧中得到很大收获,同样,佛教也能够从中国受益很多。佛教曾经受到、而且还在不断受到来自西方、基督教和穆斯林的不公平对待。佛教徒从不作声。任何一个西方记者,甚至眼睛都不眨ー下,就可以画卡通漫画来嘲弄佛陀。在“佛吧”里有大佛像。在巴黎,我看到有餐厅用手托乞钵的佛像来摆放菜单。你听到过佛教徒的强烈抗议吗?
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大声疾呼,只是说,如果在美国有五个參议员修行佛法并且成为公开的佛教徒,那将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如果有五个佛教徒參议员,我认为现有的模式就会发生变化。至少,在理智的层面,人们会谈论爱和慈悲,这是很重要的。这里我不是作为ー个精神主义者在说话,而是ー个盲目捍卫佛教、想要看到佛教在更加世俗的层面成长的人。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做一个温暖的人,还是冷漠的佛教徒
Copyright © 2013-2015 www.wybuddhi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友情链接:世界青年佛学研究会微博   国际佛学网   智悲德育网   香港教育学院
索达吉堪布新浪博客   索达吉堪布腾讯微博   索达吉藏文化博客
本站转载的文章,如果侵犯到您的版权,请邮件到wybuddhist@163.com告知,我们立即删除